成为儿科护士的第8天 繁忙的状态已经习以为常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4-29 03:53

公众对于儿科的格外关注,似乎是从二胎政策开放之后开始的。去年,以央视为代表的各家媒体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报道,工作压力大、医护人员紧缺、相关政策不足,诸如此类的种种困境,一下子把儿科推向了风口浪尖。

在某种程度上,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今年年初的一次公开招聘,也许验证了儿科目前所面临的艰辛。按照原计划,那次招聘包括104名医生和70名护士,但首轮笔试实际参加考试的只有42人。

一方面是招不满人,另一方面是每年都有人辞职。在今年2月份接受采访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杜立中曾经告诉钱报记者,目前医院近1000人的护士中,每年大约有5%离职。

凡此种种,就不难理解当本月初浙大儿院60名新护士入职时,医院对他们的殷切期望了。

这些年轻人为什么选择这份职业,刚刚踏上岗位的他们又会遭遇什么样的状况,请看记者深入浙大儿院一线病房的真实记录。

一、繁忙

浙大儿院消化内科病房。

这一天,李美手上一共有10个病人。其中,一个要出院,一个要换病床。

早上8点,大交班。一刻钟后,交班结束。有着7年工作经验的李美带着新护士苏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了解患儿基本信息是要做的第一件事,病情比较重、需要特别关注的孩子,苏婷都一一记在了随身的笔记本上。

之后是病房巡视,确认病人的服药情况,测量体温,记录心率、呼吸以及大小便。

8:40,开始输液。

那么多盐水要挂,哪个先,哪个后,有讲究。

“16床有一袋是护肝药,容易氧化,先挂。”“这是化痰的药,现配现用,比较新鲜,先挂。”“这个药一天要挂两次,下午还有,先挂。”

9:30,除了一位早上要做检查的孩子,该挂的盐水都挂上了。

李美和苏婷回到护士站,坐下来在电脑上核对医嘱。

9:40,整点巡视。(每个整点,护士都要到自己管的病房走一圈,确认治疗情况,调整输液速度,为家长解释当天的治疗护理。)

一些孩子已经陆续开始要挂第二袋盐水了,床头呼叫器的声音此起彼伏,刚处理了16床,另一个房间的20床又在呼叫了,她们还得逮空把先前记录的生命体征信息录入电脑。

10点多,有新病人入院,苏婷负责给家长和孩子做宣教。

来来回回,直到11点,上午的文书工作才基本完成。

11:45,快下班的时间,新入院的孩子要做结肠镜,医生开了化验单,需要静脉采血,其中一项检测必须得赶在中午12点前送。

采完血,送走标本,正准备下班吃饭,铃声又响了。

病房里常常会提到一句话,护士要有两个基本技能,一个是憋尿,一个是跑。

好比童话里那个爱跳舞的小女孩,护士的这双小白鞋一旦穿上了,就好像每时每刻都被人追着,走路带风的。

不过这个上午,苏婷根本没心思喝水,这是她成为儿科护士的第8天,繁忙的状态已经习以为常。

二、练针

吃完中饭,差不多1点了,苏婷在更衣室的长凳子上,躺着睡了会。两个人分享一张凳子,只够放下上半身。

睡了半小时,就起来开工了。苏婷跑到治疗房,看李美打针。

1个多月的毛毛头,哭得声儿都没了,妈妈眉头越皱越紧。手上没扎成,又试了试脚,看到李美又把针退出来,妈妈心疼了。

第三针扎在头上,终于成功了。

打针是护士最基本的技能,新护士每周要抽半天时间,一针见血的本事,都是一针一针练出来的。

消化内科的静脉穿刺,难度特别大:孩子拉肚子,脱水厉害,静脉都瘪了;有的孩子,住院时间太久,几乎找不到条件好的血管扎针。

苏婷第一次打针,是给一个2岁大的孩子采血。孩子知道要扎针,照例先哭起来。妈妈抱着孩子,爸爸帮忙摁着腿,苏婷在另一侧,抓着孩子的胳膊,李美在边上协助。

消毒、准备采样针、穿刺,细细的软管里一下子充满了鲜红的血。

“哇,阿姨真厉害,一下子就扎好了。”孩子哭得厉害,可没心思听妈妈夸护士阿姨。

苏婷听了,心里很高兴。“其实原理是一样的,只不过,静脉穿刺,需要静脉又直又长,采血只要见血就可以了。”

这句夸奖,让她高兴了很久。

三、师徒

3个月后,如果考核合格,苏婷就要独立管病人了。而一个护士真正要独当一面,需要3年的历练。

南丁格尔说,“护士要有一双愿意工作的手和一颗善良的心”。儿科俗称“哑科”,有经验的儿科护士能通过孩子的一个眼神,一声哭声,判断出孩子是饿了、尿了、痛了或者困了。作为一名儿科护士,苏婷必须能够洞察这一切。

26个月大的宝宝,8点半要做B超。这么小的孩子,不好配合,医生开了镇定剂。哄孩子吃下药,李美交代了家长几句话:

“现在就不要让孩子下地走了,妈妈抱在手里。”“如果孩子吐,把头侧过来。”

走出病房门,她告诉苏婷,为什么要交代家长这么多,“1岁多的孩子,会走了,吃了镇定剂乱跑,容易跌倒;1岁以下的孩子,没法口服,得灌肠,可能会拉肚子,也要向家长交代。”

隔壁,一个患克罗恩病的孩子要上一个特别的治疗,李美拉上苏婷一起去。

“这个治疗很少见;用的药很贵,6000块钱一瓶;有些孩子可能会对药过敏,要定期监测。”她一边解释,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叠成小方块的纸,塞给苏婷,“我给你留了份药品说明书,回头你自己看看。”

苏婷注意到李美的白大褂,一侧口袋被硬皮面的活页笔记本撑得鼓鼓的,各种笔、便签本、医用胶布,以及剪胶布用的剪刀则装在另外一个口袋里。苏婷想,这也是专业。

这几天,李美潜移默化地教导着苏婷,俩人同进同出。科室里其他人有时候会调侃她们几句,“都是圆脸,往那儿一站,特别有师徒相。”

23岁的苏婷是富阳大源镇人,从温州医科大学毕业后在浙大一院实习。但最后,她选择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当一名儿科护士,这让很多人感到意外。

这位刚离开校园的姑娘有自己的想法:“护理工作其实很繁琐,所以一定要喜欢。现在的我,喜欢小孩;将来等我自己当了妈妈,对孩子,又是另一种喜爱,这种喜爱,会让我把工作做好。”

苏婷在一个普通家庭长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这阵子,外甥女肺炎,来浙大儿院看病。前一晚,苏婷夜班,姐姐很体谅地给她发了微信。因为第二天一早要练针,苏婷下了夜班赶着睡觉,错过了她们。

“我好抱歉。”这是第一次,她因为自己是一名护士而感到遗憾,但她说,更多的时候自己感受到的是温馨。

凌晨,给一个6岁的孩子换盐水。虽然打搅孩子睡觉让苏婷于心不忍,但针打在肘窝,孩子屈着肘睡觉,肯定得移动。轻手轻脚,但孩子还是醒了,睁开眼,看了她一眼,主动伸直了手臂。

把盐水弄好,孩子把脚伸到爸爸胸口,叫了声“爸爸”,翻身继续睡。一旁的爸爸,迷迷糊糊应了一声,摸了摸孩子的脚,继续睡。

这温情的一幕,让苏婷对这个职业心生喜爱。“这个工作,有遗憾,有温暖;有委屈,也有开心。我要用力去感受开心的事情。”

《喜迎G20系列宣传片》之活力浙江篇僵尸粉现身了从驾驶舱视角看空军女飞行员驾飞豹凌空庾澄庆携妻现身 张学友:第一次见嫂夫庾澄庆携妻现身 张学友:第一次见嫂夫路特斯发布Elise 250特别版 王健林的小目标新加坡试行无人驾驶出租车 拟2018甘肃一村庄堆百万“钱山” 农户现场分G20将至,一组老照片告诉你杭州的发这些情况女人最易吃醋 看看有你吗?小青荷服饰设计者:让杭州韵味流淌在志家长怕孩子上学吃苦 叫保姆来帮忙剥鸡杭州那一座座不一样的桥"人间天堂"普通海内外媒体聚焦G20 中国是世界的答浙报评论员之江平:G20锁定世界经济"咬定青山"才有杭州欢迎你MV长沙小学上午开课推迟半小时 让孩子多继杭州之后 “礼让斑马线”成宁波新风开学逃军训网购病假条?资深卖家称病假开学逃军训网购病假条?资深卖家称病假“捉谣记”出第3集啦!“时空穿越”“欧洲期待G20峰会完善全球金融治理放过自己 任洪荒之力肆虐女子骑电动车摔倒 杭州交警群众齐心救"痛经假"始终走G20峰会:推动全球经济包容性增长莫削网约车之“足”适出租车之“履”立体攻防作战演练 营长指挥特战和陆航有机奶粉,雅培菁智奶粉怎么样?火到千有哪些明星出道很惊艳 但后来生生把自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一次峰会将在浙江上半年41名省部级干部被处分我和G20的故事:借峰会契机 中外友低头捡手机 车子撞民房家用空调该如何清洗?长期不清洗都会导官方约谈四家网约车企业 释疑三大热点习近平:努力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大梦九寨,每一处都在盛放......她曾是最高片酬女星 刘德华张国荣为她TS5巅峰联赛总决赛:Wings完胜宁波余姚一天发生7起溺水6人身亡 千女子撕裁定书哄闹法庭获刑十个月 为北长江大堤九江段一闸口发生渗漏 驻浙某“刀锋战士”皮斯托瑞斯因枪杀女友被判西安一岁女童地铁突发惊厥 幸遇推拿师菲律宾新总统今日宣誓就职 听听他对中海口年龄最小吸毒者年仅13岁 新型毒